Севмаш

風立ちぬ、いざ生きめやも。


这种时候多喝热水可能是最好且唯一的方法了




我的这个朋友从幼儿园开始一起长大,直到初中。这个人猴精猴精的,很有天赋的感觉。我那时显得比较笨,所以总是很多事听他的。


实际上正是如此,很多事情上他对待我可以说是一种侮辱的形式,毕竟那时我连自我都没有,对这些东西无动于衷,直到有一次发生了连续几件事之后他对我说了一句:你没用了。我的自我才开始形成。


所以我对他实际上是一种既无视又重视的态度,既无动于衷又感伤到差点去卧轨。还好今天被人骂了一通把我从感伤中捞了回来,如果没这事我可能几小时前就成碎块了




纪念吾友